时时配资网
艺术频道


时时配资


艺术频道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艺术频道 >

克里姆特席勒:去世百年后,一对师生以时间证

发布时间:2019-01-05 12:06 作者:admin

  席勒被克里姆特多次吸引,包括死亡。1918年,两位艺术家相继在维也纳去世。他们死后的一百年,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推出名为“克里姆特/席勒——来自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的图纸”的展览,以纪念这对艺术史上著名的师生。

克里姆特席勒:去世百年后,一对师生以时间证明艺术的价值

  展览现场

  1918年对维也纳而言意义非凡,随着奥匈帝国的崩溃,两位最重要的艺术家的死亡宣告着一段激烈的创造力的终结,展览中百年前的死神如同冷风般穿越而来。在克里姆特笔下的老妇人的憔悴面孔中有它,在席勒笔下过早变老的妓女身体里有它……这是一个时代的外观,一个被颓废、贫穷、饥饿、疾病、战争诅咒的时代,而克里姆特、席勒在这样的时代沉迷于绘画的即时性,他们共同将绘画塑造城带有现代性、主观性的理想媒介。

克里姆特席勒:去世百年后,一对师生以时间证明艺术的价值

  克里姆特,站立的裸体,1901

  互相影响、求同存异的师生

  克里姆特是一位艺术上的明星,席勒是一位自信的学生,1908年,他们首次相遇。无从判断谁影响谁,他们痴迷可以说是相互的——克里姆特优雅而极端线条,以及席勒凶悍而炽热的表达。

  展览最初强调了克里姆特和席勒的共通性:

  模特躺在柔软的枕头上,闭上眼睛享受当下,艺术家将这美妙的时刻付诸笔端。当英国《卫报》艺评人乔纳森·琼斯在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的展览中看到这幅画时,以为是席勒的作品。事实上,这幅优雅的、新艺术风格的作品上的签名是GUSTAV KLIMT(克里姆特)。

  是老师像学生?还是学生像老师?展览将1862年出生的克里姆特,以及出生于1890年的席勒的作品一同展出,恰到好处地比较了两位艺术天才的互相影响和支持,通过惊人的、丰富的作品,也可以解读到他们超乎常人的想象力。

克里姆特席勒:去世百年后,一对师生以时间证明艺术的价值

  席勒,大提琴演奏家,1910

  克里姆特将模特描绘成轻盈的形状,他以奢华的线条将四肢,肌肉等所有复杂的结构简化为一系列的轮廓。席勒则直接勾勒轮廓,使其粗糙、锐利、棱角分明。

  克里姆特的作品像是被数字化的裁剪,他的笔下瘦弱而蜿蜒的裸体,像是站在水中。席勒则走得更远,他擅长用墨水笔概括细长的身体,简洁到寥寥几笔便构成完整的肖像。

  但两位艺术家之间的不同也显而易见。克里姆特的线条是一种节奏的流动,带着解剖学的理念轻柔地扫过,使骨盆,肋骨或肩胛骨的锐角变圆。他的绘画几乎总是整体的,那些奢侈的金色却衬托出人物的孤立。他的绘画并非完全出自自发,他也为维也纳银行家和社交名流创作,但席勒的每一幅画,都源于自己的内心。

  席勒从克里姆特处学到了艺术的概括,这激发了他艺术中的极端。

克里姆特席勒:去世百年后,一对师生以时间证明艺术的价值

  席勒,穿绿色袜子的女性裸体, 1913

  从表面上看,克里姆特无疑是一位“成功人士”,如同艺术史教科书上所描述的,他的艺术一度受到称赞,并开创了维也纳分离派。在今天看来,他的成功或许过于容易,尽管他的艺术也因为色情的原因受到质疑,但他的杰作《吻》依旧成为一个经典而永恒的图式。这或许也源于学生席勒的名气,英国音乐家大卫·鲍伊曾模仿席勒自画像创作了1979年发行的专辑《Lodger》的封面;观念艺术家翠西·艾敏通过鲍伊的专辑封面知道了席勒。2015年,维也纳利奥波德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展览,展示了席勒和翠西·艾敏的作品,两位艺术家虽相距百年,但 “顽强的可怕”是他们共通的身份,从某种角度理解,克里姆特和席勒作品中色情表象下,对于复杂的个人问题的自我描绘和双重行为是具备当代风格的。

克里姆特席勒:去世百年后,一对师生以时间证明艺术的价值

  克利姆特,拥抱的夫妻,1910

  色情背后的双重表征和当代含义

  艺术作品往往包含着时代的故事,克里姆特的以铅笔和木炭完成的作品《医学》,像是一幅等待弗洛伊德“解码”的作品:在一个由蜷缩、交织、拥抱、沉睡的人体堆叠出的状态中,一具骨架在其中咧嘴而笑。

上一篇:阿米尔汗谈中印合拍片:想带中国电影回印度


下一篇:目击山东2019年美术统考评卷现场 试卷分10档评分



提示: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,本站内容均由互联网采集! 时时配资 版权所有 百度测试
站长QQ:97546491 版权所有: 时时配资网
网站地图